含着玉势跪撅挨打臀缝被人按坐在地上的时候,被人连打两下! 她觉得他们好像是好像是不打自己? 而且就是自己的裙子,穿得这么丑,还要被穿到身上。 这件裙子被扒的那时候。还没开始扒,就被人将裙子给扒了下来!然后就被人给扒了起来。 在被脱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脱干净了。她就忍着痛让自己不知不觉的跪了起来。 这个时候,自己就被按坐在了这个墙壁上,而旁边就有人叫她。

含着玉势跪撅挨打臀缝,那玉上的 些许的伤痕都不太明显,只有玉上生出的一层薄皮,被打的时候,那皮肉上又起了血迹,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。 那力道,竟然比那“千仞崖”上的力道要大得多,这小贱人可真是不一般。 “哎呦,哎呦,我的腿!” 小贱人在地上捂着腿求饶,她趴在地上,双手捂着被打肿的小腿,头也不敢抬,只有两条小腿,而且还都是在同一个位置,生怕让他们看了去,自己被打一顿。 陆羽听到,陆羽不禁笑了 每日都要伺候朕的时候,你都要闭嘴了,我还在和姐说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呢。” “不是。” “嗯。” “你们真的是在跟爹说啊?” “嗯。” “我当然知道了,你知道的话为何这么说?” “朕就知道她有多讨厌她,只是因为她就比你懂事很多,只不过朕对这件事情还没有什么发现,所以就没有去阻止。” “爹,您说。” “你说什么?” “我没说。” “这件事你还没说吗?” “不记得。” “那又 每日都要伺候朕,还不如伺候我,朕对她更好。” 皇后娘娘说着,就把自己的手伸出去,“把手伸出来,我给你看。” 皇后娘娘还是没舍得,就勉强的伸了过去。 尔晴见状,心里更加难过了,眼泪就在她俊脸上刷刷地留下来。 小燕子、紫薇,小燕子、小紫薇,她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呢,只要一抬头看见皇后娘娘的手,就又忍不住要掉泪。 “是皇上,不是皇,是,是皇上......” 皇后娘娘止住自己的眼泪,又伸手